5月 16
2021

豆奶草莓向日葵

余香显然已经有了盘算,她对着罗信说:“自然是先回醉仙楼,夫君不知,这醉仙楼背后的老板来头极大,刘仁通只是明面上的一个摆设而已。我们姐妹几人若是想要逃离醉仙楼,自然需要一番周密的计划

。”

罗信摩挲着下巴,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罗信才对着余香说:“这样吧,你先回去做好准备。我这两天先恁死罗恒那狗杂种,再扣一盆子的屎在刘仁通身上,让刘仁通和他幕后的主子无暇分身。看样子这个醉仙楼不简单,既然你是花魁

,到时候夫君我自然有办法帮你赎身。”

“嗯!”

有了亲密接触之后,余香对罗信极为信任,分别前二人拥吻了片刻,之后这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罗信回到卢国公府的时候天已经微微发亮了,程处亮就坐在大厅里等着罗信。

“信儿哥,你可算是回来了。”程处亮显得有些着急。

罗信当即问:“怎么了?”

“昨天晚上你不是救了一个干瘦得跟骷髅一样的姑娘吗?她快要不行了。”

“快带我去看看!”

程处亮带着罗信穿过回廊和拱门,进入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正围着一群孩子,看到罗信进来,昨天晚上央求罗信就那干瘦女孩的小正太连忙跑了过来,对着罗信说:“公子,公子,快救救姐姐吧!”

铁轨上的清纯天使

“先别着急,我进去看看。”

罗信连忙进入屋子,那干瘦女子就躺在床上,边上则是坐着一个白发老人,看上去应该是个医师。

“医师,这位姑娘怎么样?”

医师摇摇头,叹道:“唉,她的身子实在太虚了。”

“吃药不行吗?”

医师仍旧摇头:“不行,药毕竟是药,她现在的身体就算吃再名贵的药材也没用,反而还会有负面的作用,救人不能,反害人啊。”接着,医师又长长一叹,说:“老朽行医多年,还未见过像她这样的状况。她的脏器都已经严重萎缩,你看她手臂上的皮肤就知道,已经没有丝毫的水分,眼下就算是喝水,她也补不进去,五脏六腑皆已衰

败。看她的样子,应有个把月未曾进水了。真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如此歹毒。”

罗信想了想说:“医师,我记得我师父说过,只要用某种特殊的方式,刺激一下脏器,然后以炁来修复那些脏器,人是不是就会慢慢好转?”

医师愣了一下,当即问:“尊师是哪位高人?”

“家世姓孙,杏林有不少前辈称他药王。”

“原来是妙应真人的高徒啊,失敬,失敬!”

罗信连忙还礼,对着医师说:“我刚才的方法可以吗?”

医师凝着眉头,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说:“只能说死马当活马医了。不过,老朽再用药材煮一桶益气养神、修补身心的药汤,到时候就劳烦公子了。”

“好!”

待医师出门,罗信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干瘦女子。从骨骼上判断,她的年纪应该在十五六岁左右她的肤色与一般人有些不同,显得略微呈小麦色。还有就是她的五官,显得比较立体,这样的五官一般汉人是具备的。相较西北的少数民族,她给人的感觉

也有些不同。

虽然她现在看上去显得有些枯瘦丑陋,但罗信相信等她好转之后,肯定也是个充满异国风情的美人。另外,刚才医师说她有一个月没有喝水,一般人一个星期不喝水就死球了,更别说一个月。她能够撑到一个月,可见她身上肯定有着寻常人没有的特质,或者说她练了某种很特殊的法门,这也是罗信很想

知道的。

罗信低头看着她,动作轻柔地撩开她的头发,目光柔和地看着她:“你放心,我既然把你从那阴暗地方里救出来,就绝对不会让你死!”

她睁着眼睛,尽管没有开口,那眼眸之种却是闪烁着微微的光芒。

约莫半个多小时,就有一名侍女进来:“罗公子,医师说药汤已经准备好了。”

“好,谢谢。”

罗信径自抱起干瘦女子,跟着侍女进了一个浴室,浴室内早已水雾缭绕,在中央位置摆放着一个很大的洗澡用木桶,此时木桶里已经放置着一半的药汤。

侍女想要为干瘦女子脱衣服,罗信则是开口说:“让我来吧。”

说着,罗信动作很是利索地将干瘦女子身上的衣服尽数脱下,穿着衣服就觉得她瘦,清洁溜溜之后瘦得就更加离谱了,真如同那枯瘦的骷髅一般。

干瘦女子显然也因为自己的身体而感到羞怯,不由得闭上了双眼。

不过,罗信眼眸之中没有丝毫的嫌弃之色,而是小心翼翼地抱着她进入浴桶之中。

罗信让干瘦女子盘腿坐在木桶之中,而他也同样坐在她身后,双手放在她的后背上。

“你现在什么都别想,就按照我所说的去做。”

罗信将先天之炁输入干瘦女子体内的过程十分缓慢,过程中,边上又有两个侍女每隔一段时间进来,她们将桶内的药汤通过木桶下方的一个管子排出,之后又将新鲜熬出来的药汤倒入。

如此反复四次之后,干瘦女子突然发出长长的一声轻吟,那声音就宛如人飞到了浪尖上而发出的愉悦声音,十分高亢。

罗信也是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这些药汤其实也有很多是被他吸收了,为此他非但没有感到丝毫的萎靡,反而觉得自己体内的先天之炁更加精纯了。

先天之炁的来源是四周的环境,草药本身就是汲取天地精华而生,可以说整个过程,罗信就等同于是在练功,而且这样的功效十分显著。有了先天的一次经验,罗信很是干脆地从木桶内站了出来。由于身上的衣服部都湿透了,尽管边上侍女已经准备好了衣服,但罗信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对着两个侍女说:“那个,两位姐姐,能否劳烦你们

先出去一下?”其中一个侍女抿嘴娇笑说:“罗公子,方才你都将那位姑娘的身子看光了呢,怎么现在自己反而害羞了起来。”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