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17
2021

含羞草麻豆传媒实验室入口

最后的最后,屡次表示反对但都以无效结尾的蛇王秦拯跟着云逸迈上了他眼中的那条找死的不归路,然而对于云逸的计划他心中仍是有着太多不解。

镇界山跨地方圆近千里,更不用说在镇界山后方还有着一片近千高峰的山脉群,想要在那种地势之中布阵,即便他对阵法一道不是特别了解也都能感觉出其中难度,更不用说那里还有着近乎整个荒界魔兽中最强的存在。

短时间内想布置出一个将整座山都笼罩在内的大阵,这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说实话,秦拯这次是真的已经做好了被杀的准备。

云逸他们三个化形变成了鬼蛇一族,表现出来的修为自然也都是不灭境好在秦拯上次离开镇界山之前也曾说过要出去搬救兵,此番带他们三个返回也不会显得太过突兀。

这次的赶路云逸并没有施展虚空圣印,毕竟是去镇界山,最高程度的警惕自然是要保持的。

好在几十万里的路程对他们而言并不算太远,不过两日时间他们便已然能够遥遥的看到镇界山的那雄伟的山体,同时他们也放缓了自身速度,开始远远的绕起了圈。

他们需要先在镇界山后方开始布置,而此处也正是秦拯对云逸所说化天境兽王噬元关押那供他吸收本源的无数仙境魔兽所在之处。

在到达目的地之后,云逸悄然以神念传音道,“接下来我和黑风各自开始布置,天仲帮黑风护法,秦拯过来帮我,绝对不要将阵法布置的太过稳定,记住我们这次所要做的事情最关键的是什么!”

黑风重重的点了下头,“放心,本王比小子清楚,反倒是,可别在我们真正动手之前就打乱了本王的布置,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到时候估计谁都跑不掉!”

“走了!”

云逸微微颔首,随即带着秦拯便向着另外一边冲去,而黑风则是直接在原地开始布置起了阵法。

粉色甜美少女

在布阵的同时,黑风也没忘对姜天仲大致说了下他此番布阵的想法,好让他给自己起到更大的帮助。

“此地有护山大阵,而我们此番所需要做的就是以不稳定的残缺阵法来搅乱此处的天地灵气,从而让镇界山护山大阵出现片刻的失效,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本王也会试着去引动一下此地护山大阵,来让这里的魔兽杂碎们好好喝上一壶!”

姜天仲有些怀疑的看了眼黑风,“……真的做得到?”

黑风登时就炸毛了,“咋滴?小子还不信本王啊?别忘了不仅们得了那什么道念,本王这衣钵传人得到的好东西可一点不比们少,若说之前本王的确没这份底气,但是现在的话只要能让本王从中看出一丝端倪,我他喵的就能直接让真护山大阵将里面的魔兽给炼了信不信?”

姜天仲连连点头,“我信我信,不过黑风可别忘了现在自己还是条蛇,哪有蛇张嘴喵喵叫的?可别这边阵法没弄好,咱们两个先被发现好不好!”

黑风闻言赶忙低头,随即更是哼了一声来表达对姜天仲的不满。

“行了,给本王拿东西,接下来要让这镇界山上的杂碎们好好爽一爽了!”

……

与此同时,云逸带着蛇王秦拯开始围绕着整个镇界山迅速转了起来,也不布阵,仅仅是每到一个地方便相当随意的丢下一块被黑风刻上了密密麻麻繁奥铭文的阵石。

而且这些阵石全都是黑风从他们三个的宝库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上品,秦拯从镇界山上拿的东西跟他们的完全没有可比性。

不过云逸这样是在做什么秦拯完全就是一头雾水。

“别告诉我这就是布阵!我没读过书,可别骗我啊!”

云逸扯了扯嘴角,“这要是布阵我他娘的早就把整个镇界山给掀了,不过总归会有些用处,只管闭上嘴等着接下来的好事儿就行!”

“好事儿?”秦拯脸上浮现出几个问号,但是看云逸根本没工夫搭理自己之后也就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同时也不忘小心翼翼的警戒着周围的情况。

将近一个时辰之后,云逸便和秦拯绕着镇界山走了将近大半圈,就在他们将又一块阵石丢在山脚下某个地方之后,云逸便就此头也不回的转身向后方撤去,对于镇界山山门那边的情况根本就是看也不看。

秦拯见状微微一愣,转而忍不住问道,“这样就好了,那些东西也不打算遮掩一下吗?如果让在这里巡视的魔兽给看到该怎么办?”

云逸呵呵一笑,“只管原路返回去找,只要找到任何一个我立刻就放走,决不食言!”

秦拯不信,马上就按照他和云逸来时的路找了下去,然而让他无法相信的是仅仅在不到一个时辰之前才布置在这里的那些阵石已然再找不到踪迹,但若是细心感应的话却又能从中感应到丝丝方才那些阵石所散发出来的特殊气息。

“这是什么情况?”秦拯看向云逸,但得到的回应却是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镇界山的这个护山大阵黑风早在他们最初进入荒界之时便已经研究过无数次了,当时以黑风的阵道造诣的确对这护山大阵没什么办法。

但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外加从藏宝阁所在受他那便宜师尊传授的道念之后,黑风却是已然有了些手段可以暂时性的让这护山大阵脱离此地魔兽的掌控,毕竟双方之间在阵道修为上的造诣差距简直就是天地之别。

而云逸方才一路上所布置的那些阵石自然也都是在黑风指点之后才确定的位置,怎么可能会随意乱丢,他和黑风可还没有活够呢!

然而就在秦拯沿着他们之前所走的路向回寻找的时候,迎面却突然出现了一只飞雕形态的兽王,在看到秦拯的瞬间那四翼雕王便哈哈大笑道。

“鬼蛇王,之前听说活着回来了本王还有点不信,没想到这死长虫还真他娘的活着啊!不得不说这家伙的命还真他娘的大!”

蛇王满脸不耐的斜睨了四翼雕王一眼,“没看到本王在忙着呢吗?滚蛋!”

Tags: